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梅子的博客

----淡然如水 笑对生活

 
 
 

日志

 
 

守望心中的一轮明月(欣赏)  

2014-10-12 14:47:28|  分类: 踏浪拾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悠悠老师    图/网络

守望心中的一轮明月(欣赏) - 梅子 - 梅子的博客

 

题记:前天 / 我放学回家 / 锅里有一碗油盐饭。昨天 / 我放学回家 / 锅里没有一碗油盐饭。今天 / 我放学回家 / 炒了一碗油盐饭 / 放在妈妈的坟前!

             ——摘自《读者》杂志《一碗油盐饭》

很早读过林少华先生的这首短诗。简洁的文字意象,朴素的亲情意境,曾令我感动。中秋之夜再读这首诗,短短的52字模糊了我的视线,震撼着我的心灵,我把它作为题记高悬,与一轮明月辉映。

作者笔下的一碗油盐饭,让我想起童年的饭桌。所不同的是,那时放学回家,期盼的不是一碗油盐饭,而是一块鱼一块肉,哪怕一根油条、一碗汤面。这些在今天看来微不足道的需求,在那食品匮乏的年代,无异于是一种奢望。或许是在姊妹兄弟中属我最馋最瘦,这也就成了母亲偏袒的理由。遇有鱼肉势必多享,即使早餐每人一根油条,我也得多分一半。同样的一碗汤面,会藏匿个鸡蛋或多一些蛋花。许多年后,我已身为人父,每天送女儿到母亲那里,母亲还是一手接过孩子,一手递过裹得严严实实,带着温热的早点。直到母亲晚年,吃饭时她还记着我忌恨窝头,总是叮咛有米饭馒头。在我的记忆中,母爱,就是这样与吃割舍不断,偏爱,可以是任何理由。这就是我心中的一碗油盐饭。

小时候,我总觉得母亲胆子特小。文革十年浩劫期间,每逢街上风声鹤唳,母亲总是忐忑不安。那时我不懂,在那越穷越光荣的年代,只有劳苦大众出身才能扬眉吐气,沦为剥削阶级就得任人宰割,母亲不是贫苦出身,胆小是很自然的。记得一天深夜,我一觉醒来看到母亲独自跪在一尊泥塑前默念着,然后把泥塑藏了起来,转天被我偷偷找出来当作泥娃娃涂鸦了。母亲发现后,没有太多责怪我,只是千叮咛万嘱咐,出去千万不要说家里有这样的泥娃娃。许多年后,我才知道那泥娃娃是观音菩萨。在那红太阳永不落的荒诞年代,母亲不但保留着菩萨还敢信奉膜拜,让我读懂了她的虔诚,也让我看到了她的胆量。

其实,母亲并非是佛教徒,她只是把善字点点滴滴融入了生活。至今我还记得,那时凡有乞丐上门母亲的三步曲:落座一碗热水;给上几分硬币;然后询问是哪里人灾荒如何。每每这时我总抱怨母亲,自己要点零花钱那么吝啬,打发讨饭的却慷慨。母亲的解释总是一句话:没有饥荒谁也不会出来乞讨,能帮一点就帮一点吧。母亲的善字不仅仅是对乞丐,就连平时邻里小伙伴危险玩耍或吵架,她都得上前劝说。即便是陌生人问路,她也会不厌其烦唠叨个详细,目送着人家远去,直到望不到踪影。

也许正是由于母亲多年的虔诚善心修炼,年轻时她身体底子并是不太好,到了晚年却愈加硬朗。即使小脑萎缩后经常跌跤,也从没有伤筋动骨。直到中秋节前几天,母亲突然开始拒食排空。我永远忘不了,几个小时前喂给她几勺蛋白液,母亲睁大眼睛看着我,紧紧攥着我的手,喝了下去安然入睡就再没醒来,安祥地走完了她九旬高龄的生命历程!

皎洁的月光下,我仿佛又看到了母亲柔弱却又坚强的身影。

母亲确实很柔弱,她对外极力躲闪着大户人家的字眼,总说自己家境平平,可母亲的许多生活习惯,却证明着自己的身世。在嘈杂的里巷,母亲布衣平平深居简出从不多说少道,在邻里眼中显得温文尔雅与众不同。在家里,母亲的个人用具,小到一块香皂一条毛巾等,神圣不可侵犯近乎于洁癖。我曾问母亲,为什么您能看报纸却说不识字,母亲不正面回答,只是告诉我,外公不是什么地主老财资本家,只是个办私塾学堂的先生。我曾看过外公的照片和文房墨宝,确实就像电影中穿长袍马褂的老先生。也许就是这样的家庭背景,才积淀了母亲的这些生活素养花絮。

在我的印象中,母亲的坚强执著多于柔弱。她热爱生活,就在社会横扫四旧一片混乱之时,她始终珍藏着自己最喜欢的一张烫发照片。我平生第一次听母亲哼唱也是在那个年月,后来才知道那是流行于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的一首圆舞曲。母亲处事开明干练,记得小学三年级时开游泳课,我担心母亲不同意,没想到,几天后母亲把一条镶嵌白边的紫红色泳裤递给了我,只说了一句:不许下海河。这条泳裤承载着我少年击水的快乐时光,也记下了因游泳耳朵进水发炎,母亲领着我一趟趟去医院的艰辛脚步。这条漂亮时尚的泳裤,是我的心爱骄傲,一直伴我走入中学。

仰望天空一轮明月,默念着这首短诗,我把一碗油盐饭化作了思念的絮语。我深知,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昨天的一切就飘洒在这皎洁的月光中,它将在我脑海中泛起永不消逝的道道涟漪,它将牵动我心中永恒的守望……

(本文谨献给母亲,以及所有守望着一份母爱亲情的朋友)

 

 

附:读后感(915日)

 

这两天,梅子一直在读老师的这篇祭文,并且借着文,思考关于女人和母亲的话题。

我想,悠悠老师的母亲怀着一颗善心、爱心、知性优雅的心、虔诚的心、坚强的心,如此走完长达近一个世纪的人生,可谓生命的圆满。为此,我也很容易地联想到:悠悠老师从小的偏食、偏执倔强,一定有母亲从小偏爱的因素;老师懂的用虔诚的信仰,努力打造自己尽善尽美的人性人格以及坚强的性格,一定更有母亲言传身教的影响。

作为一个女人和母亲,梅子深受感动:感动于老师有如此知性优雅美丽善良的母亲,感动于悠悠老师作为一个粗心的男人,对母亲一生朴实无华的点点滴滴,如此的懂!!!我想,您的母亲有你这样懂她爱她的孝子,一定会含笑九泉的。可能每个人都会说爱自己的母亲,究竟爱她的什么?却不一定能说得出来。在当今浮华的环境下,能像老师这样,把母亲如海的深爱,理解到一碗油盐饭的人,更是少之又少。如果是真爱懂得真爱,就可以于无声处听惊雷,而不是夸夸其谈,用华丽的辞藻来空洞的堆砌!

我以为,如此一篇油盐饭引开来的生命絮篇,用朴实无华的语言讲述出如此朴实无华的大爱,再长也不觉得长。它就像一缕恬静清新的月光,洒在心田,让人感觉人性的温馨与甜美,让我深深懂得,这份爱,值得用一生来守望!

再次感谢悠悠老师的文字,给梅子生命的启迪与感动!

  评论这张
 
阅读(273)|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