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梅子的博客

----淡然如水 笑对生活

 
 
 

日志

 
 

也谈过年的感觉(原创)  

2014-02-06 12:06:55|  分类: 生活絮语(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也谈过年的感觉(原创) - 梅子 - 梅子的博客

 

 

昨天,读罢作家吴若增的《过年的感觉》一文,让我也有了想谈谈过年的感觉。

马年的春节,像漂在时光河上的一枚叶子,转眼,流过身边,渐渐远去了。如果让中年人回过头来,谈过年的感受,可能大多数人会说:一是滋味淡,二是身心累,有点害怕过年。

我也曾有过这样的感觉,所以,时常会怀念起小时候过年的场景。在我儿时的记忆中,年是神圣的:大年三十晚上煮饺子,都不能随意烧柴,选择芝麻秸秆最好。望着灶膛里欢腾跳跃的火苗,听着噼噼叭叭烧秸杆的声音,妈妈对蹲守在一旁,提出疑惑的我说:盼着来年的日子红红火火,像芝麻杆,节节高啊;在我儿时的记忆中,过年是幸福和甜蜜的:大年三十晚上,一定要把妈妈亲手做的新衣服,整齐叠放在枕边,才美美地睡去。拜年挣得糖果和压岁钱,会让那份幸福一直延伸到过了十五,甚至是开学以后很长的日子里;在我儿时的记忆中,过年是快乐的:最喜欢穿着新衣服,去姥姥和姨家小住,总嫌和至亲的姊妹一起玩耍的时光太短暂。在我的记忆中,年味是香的……

但对儿时这些清晰的记忆,现在想来,无不透着那年那月生活的心酸。可以想象,我们的父母,为让自己的孩子能过上一个幸福快乐的年,要默默承受着多少压力和无奈啊。

时过境迁,此年非彼年。感觉现在的年味淡了,这是不争的事实。因为吃穿不愁,心中少了儿时那种对年的苦苦期盼和憧憬。不过,我非常赞同吴若增的感言:“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社会存在变化了,相应地,社会意识就也应该变化才对。一味地抱怨“年味淡化”,甚至“今不如昔”,不仅无益,更要伤神。何况,年味淡化但富裕,总还是要比年味浓浓但却贫穷,好得多罢?”

是的,时代在变,过年的理念也该与时俱进,更应该适当的补充和更新。如何改变或去除过时的传统观念和陋习,过一个真正有意义,自己喜欢的年,我想,每个人的条件不同,认知不同,也只能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今年过年我的体会,读读书,静守一段宁静的时光,梳理自己纷乱的足迹,总比穿越在喧哗的大街和听着麻将声,身心更舒服。今年过年,我也着实让婆婆的一句话,确切地说是一个字,感动了。

婆婆是个有文化很开明,但也是很讲究礼节的人。每逢端午节和过年,她总会让儿女们吃上她亲手包的粽子和蒸的年糕。以前曾经以为,什么都有卖的,想吃就买,婆婆真不嫌麻烦。但是就在年前和婆婆随意聊天时,我又问她:今年还蒸年糕吗?老人毫不犹豫的说:蒸!当时,我望着体弱多病,半躺在床上的婆婆,眼泪差点就掉下来。就在那一刻,我沉默了。我知道,那一刻的沉默,克服了我对年的惧怕,更换来了对年对家对亲情更深的认识。我明白了,已年近八十、满头白发的婆婆,还心气十足的蒸年糕,在她的心里,年糕,不仅仅是期盼孩子们的生活水平一年比一年高,更主要的,她精选的大枣和黏米,早晚会黏住我们的心,也会甜了我们的心。

年,是什么?过年是为了什么?我不想一一去细说。我现在只想说,有些幸福,是金钱买不来的。我喜欢过年时,一大家子围坐在老人身边,其乐融融吃着我烧的饭菜,看着每个人的脸上,露出安享幸福的样子;我喜欢在品尝又黏又甜的年糕中,从心中溢出的这股浓浓的年味。

  评论这张
 
阅读(539)| 评论(11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