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梅子的博客

----淡然如水 笑对生活

 
 
 

日志

 
 

我相信(原创)  

2013-10-31 10:07:09|  分类: 垂钓诗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相信(原创) - 梅子 - 梅子的博客

 

              题记:在博友悠悠老师空间,欣赏完龙应台的《不相信》一文,我这样写道:在生命的秋天,静静地品读这篇文字,感觉时光在倒流,心在穿越着沧桑的人生,不自觉地回顾自己曾经的来路:曾经的信念,曾经的理想,曾经的执着追求,和作者的感受一样,仿佛都变成了一个梦,那么不可信!而现实的生活又叫我们不得不相信很多东西:我也相信了命运,相信了缘份,相信了顺其自然。但更相信了,人,无论在任何时候,都要勇敢的坚守自己,因为那是一个人骨子里应有的做人标签!

     而文章的最后一句:相信与不相信之间,彷佛还有令人沉吟的深度。真的让我陷入了一种思考,对一种文字的思考:

 

有一种文字,叫本真

我相信

无论岁月如何蹉跎

都磨不掉作者坚强纯洁的品格

真的性情对真理的执着

就像一颗货真价实的珍珠

永远在我的心中

晶莹剔透,熠熠闪烁

 

有一种文字,叫赤裸

作者赤裸的灵魂与人格

直爽坦荡,毫不做作

就在你的面前赤裸裸地展现着

我相信

文字震撼的不止我一个

因为她的风骨

亦如扫除腻粉的秋荷

 

有一种文字,叫厚重

字字珠玑叫你深深地思索

思索人生该怎样度过

思索大写的人字该怎么挥墨

我相信

她就像一面铮亮的镜子

如实地告诉了你

什么叫浅薄

 

有一种文字,叫无声

从不鼓噪,从不喧哗

如一股静水深流

生命的激情就潜藏在她的胸中

我相信

这无声的语言,彰显出一种大气

无声也铿锵

那才是文字真正的力量

 

 

 

附全文: 【引用】不相信  

 http://xb.1999.blog.163.com/blog/static/10871210920139265237456/

    二十岁之前相信的很多东西,后来一件一件变成不相信。 

   曾经相信过爱国,后来知道“国”的定义有问题,通常那循循善诱要你爱国的人所定义的“国”,不一定可爱,不一定值得爱,而且更可能值得推翻。 

   曾经相信过历史,后来知道,原来历史的一半是编造。前朝史永远是后朝人在写,后朝人永远在否定前朝,他的后朝又来否定他,但是负负不一定得正,只是累积渐进的扭曲变形移位,使真相永远掩盖,无法复原。说“不容青史尽成灰”,表达的正是,不错,青史往往是要成灰的。指鹿为马,也往往是可以得逞和胜利的。

   曾经相信过文明的力量,后来知道,原来人的愚昧和野蛮不因文明的进展而消失,只是愚昧野蛮有很多不同的面貌:纯朴的农民工人、深沉的知识分子、自信的政治领袖、替天行道的王师,都可能有不同形式的巨大愚昧和巨大野蛮,而且野蛮和文明之间,竟然只有极其细微、随时可以被抹掉的一线之隔。

   曾经相信过正义,后来知道,原来同时完全可以存在两种正义,而且彼此抵触,冰火不容。选择其中之一,正义同时就意味着不正义。而且,你绝对看不出,某些人在某一个特定的时机热烈主张某一个特定的正义,其中隐藏着深不可测的不正义。 

   曾经相信过理想主义者,后来知道,理想主义者往往经不起权力的测试:一掌有权力,他或者变成当初自己誓死反对的“邪恶”,或者,他在现实的场域里不堪一击,一下就被弄权者拉下马来,完全没有机会去实现他的理想。理想主义者要有品格,才能不被权力腐化;理想主义者要有能力,才能将理想转化为实践。可是理想主义者兼具品格及能力者,几希。 

   曾经相信过爱情,后来知道,原来爱情必须转化为亲情才可能持久,但是转化为亲情的爱情,犹如化入杯水中的冰块──它还是冰块吗? 

   曾经相信过海枯石烂作为永恒不灭的表征,后来知道,原来海其实很容易枯,石,原来很容易烂。雨水,很可能不再来,沧海,不会再成桑田。原来,自己脚下所踩的地球,很容易被毁灭。海枯石烂的永恒,原来不存在。 

  二十岁之前相信的很多东西,有些其实到今天也还相信。 

  譬如国也许不可爱,但是土地和人可以爱。譬如史也许不能信,但是对于真相的追求可以无止尽。譬如文明也许脆弱不堪,但是除文明外我们其实别无依靠。譬如正义也许极为可疑,但是在乎正义比不在乎要安全。譬如理想主义者也许成就不了大事大业,但是没有他们社会一定不一样。譬如爱情总是幻灭的多,但是萤火虫在夜里发光从来就不是为了保持光。譬如海枯石烂的永恒也许不存在,但是如果一粒沙里有一个无穷的宇宙,一刹那里想必也有一个不变不移的时间。 

  那么,有没有什么,是我二十岁前不相信的,现在却信了呢?有的,不过都是些最平凡的老生常谈。曾经不相信“性格决定命运”,现在相信了。曾经不相信“色即是空”,现在相信了。曾经不相信“船到桥头自然直”,现在有点信了。曾经不相信无法实证的事情,现在也还没准备相信,但是,有些无关实证的感觉,我明白了,譬如李叔同圆寂前最后的手书:“君子之交,其淡如水,执象而求,咫尺千里。问余何适,廓尔忘言,华枝春满,天心月圆。” 

  相信与不相信之间,彷佛还有令人沉吟的深度。

(本文作者:龙应台  台湾文化名人,著名作家,时事评论家)

  评论这张
 
阅读(597)| 评论(5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